[传奇世界]热血传奇:我们的传奇(七区·冥狼云


  最近,常听朋友提起传奇。

  木然之后,是深长的呼吸。如果可以,我不愿承认对于这个耗费了两年青春的游戏,还有怀念。

  可这情愫,滋生便迅速漫延。

  阔别五年,那些金戈铁马,至尊红颜,还会被记得吗?

  重新下载了客户端,从朋友那里讨回早已遗忘的ID、密码。犹豫,再犹豫,还是伸出手指敲了下去。

  仍是那扇沉重的门,弥漫着千年氤氲。在斑斓摇旖的灯下泛着青幽的光。叩开它时,手指却是轻轻的颤抖。

  回来,只是想再看一眼那血色瞑瞑的大陆,是随时光沉静到寂寥无声,或是一如从前般喧嚣处处,杀戮重重?门轴发出沉闷的钝响,锈涩而迟缓的敞开。黑暗的尽头是虚幻所在。乐声悠扬中清影独立。左手结印,右手执刃。曾经战到血红的眼,如今苍茫的望着我。澄静的瞳仁中是戾气尽褪后的释然。

  伸出手轻轻擦拭着刻在石上的名字——冥狼云裳。仿佛听到她悠悠的说“我知道你终究会回来的……”

  是的,我回来了……

  拂开厚重的落尘,那些碎了的裁决,染血的圣战,浇注着干枯的暗红历历于目。长久以来不曾这样直视过这段峰烟岁月。沸腾过的魂魄,曾经烧的那么炽热。

  这回忆是酸涩,柔肠百转终成空。

  这回忆是甘冽,雄心万丈一世名。

  即便是热血已成霜,那些纷飞的念想啊,依旧呼啸肆掠,无法表述。

  光影浮动,重归玛法。

  我便是传奇……

  我的级别止步于42,五年前这还算不错。

  离开时仓库里还算是琳琅眩目。传奇两年最幸运的事便是从未被盗过,却在易主他人后被盗了个精光。所有的“家当”连同朋友的记忆全套被席卷一空。家族的人告诉我说,当天就看到我那件全区唯一的1-3宝甲在叫卖了。我笑了笑,心底竟不觉得痛。庆幸是在自己离开后才被盗,不至亲眼看见一直那么鲜亮的角色被人脱了精光站在安全区里。

  可这落魄,在五年后得见。终究是止不住的心酸。我以为,我能不在意了……

  随意套了身淡蓝轻盔,看着热闹如夕的安全区里形形色色的人物,绚丽纷繁的装备,陌生到不知所措。

  曾经的玛法大陆,我熟悉它的一草一木,一沙一石。而今,这是我一直惦念着的那个热血家园吗?

  给自己设了道题。一分钟内默出三种职业的袓玛套装。

  勉强记得战士和法师。而道士装备,除了龙纹和泰坦,再也不记得其他。

  心, 郁结到隐隐作痛。

  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

  我不知这歉意该是对谁表述的。

  曾经深爱过的那个ID,我竟然连他平日的穿戴都不再熟悉。记忆里,只剩下着道袍的侧影,修长的指间闲闲的执了把龙纹。

  站在首饰店,很认真的悉数复习着那些早已遗忘的物品属性,低头却发现血格正不断向下降。边上的女道大红大绿的招呼着我,闪避腾挪,身形敏捷。

  我根本没想过要还击。我的手指已经迟钝,不知该做如何反应。只是看着屏幕在瞬息间变成黑白。

  无聊不无聊?我责问

  就是太无聊。她答。

  苦笑之后多少有些感叹。总算有一样,是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——传奇里从来不缺无聊人。

  我该为此感到庆幸吗?

  还是为我们遗失在幻境中的温良而伤怀?

  想想也无谓拘泥。游戏本就是逃避现实的所在。既然握紧了屠刀,又何需再问善恶。

  冥冥中似是有谁喃喃召唤。我无力抗拒,几乎用了整个晚上,一步步去丈量所去过的每一寸版图。

  比奇、苍月、百日、封魔……

  往日喧嚣中浴血的身影,此时鬼魅般于眼前重现。时而分明,时而湮灭。这天之高远、地之广博,挥之不去的黏稠腥气。厮杀声清晰可闻,却又触之不及。记忆中如水的影,那一张张面孔在扰攘过后越发生动。

  奔跑,奔跑……

  哪怕用尽所有力气。

  曾经强盛浩大的家族,攻势如潮的死敌。你们真的都不在了么?这玛法大陆的每一寸,都浇灌过我们的血液。如今殷红尚在。战斗真的已经结束了么?我已心乱如麻。

  恍惚中站在了沙城之下。这年复一年虏虐征战的城池,焦土的背后永远是一片红墙绿瓦的繁华。从坍塌的断壁间步入城堡。雕梁画栋、辉煌依旧,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。

  那么强烈的,感觉大家都在身边。明知道不可能。却还是颤抖着双手,一个一个M着曾经熟悉的伙伴。

  冥狼自信、

  无法查找!

  冥狼杀手

  无法查找!

  冥狼狂人

  无法查找!

  冥狼梦儿

  无法查找……

  不再有任何言语。只是,不觉中已潸然泪下!是我可笑么?唤醒了过往,才发现它沉重到无处安放!

  该是谁的哀伤点燃了静谧的空气?有歌声悠长,低吟着的盘旋而上:

  这三尺黄土

  能不能葬你霸业雄心

  物换星移这青史谁来留名

  ……

  安全区里找到应约上线的朋友,扬起手打下一记烈火。

  上你的道士号吧,拿上龙纹剑。

  我们一起,去练最后一次级!

  从此后,传奇里再无冥狼云裳。